顶点看书

繁体版 简体版
顶点看书 > 从赘婿小说反派开始 > 第七十四章 嘴遁

第七十四章 嘴遁

“好吓人,我滴个亲娘!”

周坤双腿止不住的发抖,傲世帮众人的惨状让人心头发毛,一名武者被灼烧滚烫的铁水活活烧死,死状极为凄惨,空气漂浮着的臭味更是让人作呕。

其余武者疼得满地打滚想要以这种方式扑灭身上的火焰,可惜这并不是什么凡火,而是暗含着真元力的丹道之火,这些武者身上油脂就是最好的引燃物,若是不知道用真元力压制,否则将会一直烧下去,直到化作一堆黑炭。

“二少主救命啊!”

“二少主别跑,快想想办法救我们!”

“这是什么邪法,怎么会无法扑灭?”薛轩惊恐之间一脚踹开距离最近的手下,骂道:“谁敢过来靠近我,我就杀了谁!”

“好像是有点吓人,似乎确实有点不人道。”

张凡看着眼前发生的惨烈画面,哪怕他是科班出身,对于死人那是见怪不怪了,可见到眼前所发生的惨状还是有点发憷。

“何止不人道……还好老子站对了边。”周坤抹着冷汗低语,再次见识到跟凡哥他老人家作对将会是怎样的下场,越来越觉得当初自己做出的决定是无比明智的选择。

“罢了,杀人不过头点地。”

张凡摇了摇头,说道:“不想被烧死就全力用真元力压制,小爷我今天心情好,放你们一条生路。”

听到张凡这话,那几名傲世帮武者顾不得其他,赶紧盘坐在地运功压制丹火蔓延,效果立竿见影,没一会儿身上的丹道之火便开始快速熄灭。

“终于捡回了一条命!少侠,多谢不杀之恩!”

一名傲世帮武者动容道,跪在地上给张凡行大礼,其他武者纷纷效仿。

“我只给你们一次活命的机会,还好你们做出了最明智的决定。”张凡摇着折扇,风度翩翩。

“明智,这必定是最明智的选择,我等不蠢,先前那是有眼不识泰山,不知您的神通。”

“不错,大人宽宏大量,不与我等小人计较,比不得某些人着实让人心寒!”一个耿直糙汉扭头怒目瞪向已经跑到远处的薛轩。

经过这么一折腾,张凡算是彻底震慑住了这些武者,同时薛轩这孙子先前踹开手下的做法让人寒心至极,不然这几名武者也不会这么轻易的给他张凡跪下谢恩。

“哥几个看得出来都是性情豪爽之辈,以后跟我凡哥混,吃香喝辣找美妞,你们说成不成?”周坤见缝插针的说道,几名武者闻言交换了一下眼神,当即跪地叩首:“我等愿为凡哥效力!”

“嗯嗯,不错,快快请起,大家今后都是兄弟!”

张凡哈哈一笑,点头表态,再次祭出金手指‘散财神功’,随手掏出几张百两银票当作是入伙好处费,这一通大棒子加胡萝卜的操作堪称人心收割机,让这几名五段武师心甘情愿的倒戈。

不过,连张凡自己没曾想一时善举,反而还收了几个实力不错的小弟,简直快把薛轩那怂蛋给气吐血。

“有趣有趣,用钱能解决的事情就是好办,再多来一点实力不俗的小弟就好了。”张凡轻笑着说道。

这些傲世帮武者大多数都是寒门出身,混社会说到底就是为了吃饱饭,大多只是些心性单纯的莽汉,加上张凡还救了他们一命,加上给出的福利待遇那是远胜傲世帮,因此收买起来到是不费多少劲。

站在远处观望的薛轩现在脸上神情就跟吃了苍蝇似的,气急败坏的呵斥:“你们这些叛徒,胆敢背叛帮会,你们谁也别想活着离开王都!”

“哼,这个鼠辈还好意思说我们,搞清楚是你先背叛我们的!”

“还等什么,向凡哥证明你们忠心的时候到了!”

周坤站在旁边煽风点火,这些武者当然知道这是个向新主子尽忠的大好机会,提着家伙什转身就朝薛轩杀去。

“你们这些贱奴才!”

薛轩额头青筋暴起,一口一个贱奴的怒骂道,丝毫不知道这只会更加激怒这些武者,很快就被三人堵住了后路。

“就凭你们这些宵小之辈?还敢阻拦我!?”

薛轩暴跳如雷,抬手间真元力迸发,袖中杀出数道臻冰反击,先将其中一人强行击退,凌空又是一记重踹将人放倒。

“不是说这家伙武力不行吗?居然会这么生猛!”

周坤诧异的说道,薛轩被三名五段武师围攻,竟然以一敌三还稳稳占了上风,反观那三名新收的小弟身上本就有伤,很快就在对攻中吃了不小的苦头。

“这家伙还是有些本事,真元力波动几乎不逊色于那名七段武师,可能还要强出一线。”

张凡暗暗点头,见到薛轩的表现后,坊间传闻真实性有待商榷,与其说薛轩武道天赋糟糕,倒不如说是他哥哥薛城太过于耀眼,虽然没脑子是事实,但好歹也是年纪轻轻就成就了武尊之名的家族天才。

正所谓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,薛轩这家伙无论是跟薛城相比,还是跟私生子薛浪比,武道天赋上皆是出于劣势,哪怕脑袋瓜子还算靠谱,只是秦炎王国历来重武轻文,没有武力的秀才地位普遍比较低,正是如此才很难得到薛彭天的重用。

“咦,这么一看,我好像想到了一些事儿。”

张凡眼里浮现出一道狡黠,忽然扯开嗓门喊话:“薛轩啊,问你个事儿,薛浪是不是被你小子宰了呀?”

“你……”

薛轩闻言一怔,脸上浮现出震惊之色,一个不小心就被一掌击中胸膛,气血上涌,扭头吐出一口鲜血,显然是被伤到了内脏。

“我嘞个去,你这脸色的意思是我猜中了?”

张凡一脸惊讶,从薛轩慌乱的表情中就猜出了个大概,回过神来一想不禁为薛轩这货的智商点个赞,的确是一个不错的狗头军师,暗杀掉了薛浪这个竞争者,逼迫薛彭天与薛凌风开战,加上他大哥薛城是个白痴,若是最终薛彭天赢了,薛轩将立刻成为下一任家主继承人!

“好你个崽子,小爷我算是想透彻了,我就说以大长老他老人家的英明神武,怎么会做出激怒你老爹的糊涂事,原来是被你这小子排除异己给嫁祸了。”

张凡摇头晃脑的感慨道,很是玩味的冲已经被迫分神的薛轩怪笑,后者简直就跟见到了鬼似的,只觉得自己所有的想法被看得一清二楚,这种滋味比起直接扇他一耳光还来得难受。

“哎呀,大家都是一家人,怎么能这么一言不合,为了把椅子打打杀杀呢?”

张凡摆出一副‘骚年你要积德’的圣母表情,继续BB:“一个不小心就宰了你同父异母的弟弟,你说这要是被你爹知道了,他老人家到底该怎么活?”

本就遭到围攻自顾不暇的薛轩心态被彻底搞爆炸,本来以他的真实实力对付三名五段武师并不难,却被张凡一番唇枪舌剑击中了心窝子,逐渐失去理智的情况下,身上很快就被划出了几道血痕,连呼吸都开始变得急促。

“孩子啊,你爹这么爱你,你就这么辜负他是不是不太好呀?你看我一个外人都看不下去了,这特么的能忍吗?”

张凡声情并茂的开始表演嘴遁,薛轩被他喷得狗血淋头,狂怒长啸,张嘴想要还击结果嘴巴刚一张开,张凡捡起地上一把长枪就冲他嘴巴扔了过去,逼得他制能闭嘴扭头,一大口恶气硬憋在嘴里,气得他周身真元力暴动,双目变得赤红。

“胡言乱语,小杂碎,我要杀了你!”

薛轩彻底失去了引以为傲的理智,拼着被一道斩断手指的风险强行开口大骂,话音刚说完,持刀的手掌上立马飞起来两根手指,十指连心痛得他发出狂吼。

“年轻人不要这么浮躁,我们好好谈谈,鄙人不才,就算不是心理科医生,但好歹也进修过心理学,你好好给叔叔说说你的不快乐……”

张凡光靠一张嘴打遍天下无敌手,周坤木头木脑的看着他,眼珠子里尽是对‘嘴强王者’的崇拜之情,心说:“这他娘的,原来对于凡哥来说嘴上活儿好也可战斗!”

“统统给我滚开!张凡,我与你不共戴天!”

薛轩本来一丝不苟的长发披散,显得十分狼狈,眼里充斥着杀意,他现在只想将某个王八蛋大卸八块,而且不计任何代价,只要这混账死即可!

张凡闻言迈着螃蟹步,不紧不慢的说:“年轻人不要这样子……”

然而,下一秒张凡神情一惊,瞳孔一阵剧烈收缩,原本处在二十米开外的薛轩突然发威,浑身真元波动暴涨,断指伤势瞬间愈合,如同吃了某种强力龙虎丸一般,武道境界赫然迈入了武师八段巅峰!

“这是你逼我的!受死吧!”

薛轩状若一头受伤的猛虎,狂吼一声,一拳一脚就将挡在身前的武师打爆,内附皆碎,七窍流血瞬间暴毙。

“靠!秒杀!”

“凡哥快跑,这家伙使用了某种增强境界的秘法!”

见到吃了大力丸似的薛轩,张凡狠狠咽了一口唾沫,如果他没记错的话,薛家藏经阁的确有强行提高境界实力的秘法,而这类秘法他也只是随便看了几眼没有深入了解,因为这类秘法一旦使用,强制激活体内潜能将会导致寿命骤减,持续时间越长就会死得越快。

“这尼玛,我只是开了个玩笑,要不要这么搞啊?”

像这种有违人道主义精神的武技,他张凡这类贪生怕死之徒,那是坚决不会去碰的,没料到薛轩这个孙子不光对同胞弟兄狠,对他自己更狠,连这种拼命招式都用了出来。

周坤拽着他正要往乐坊内逃窜,薛轩实力暴涨,身法速度快如惊鸿,一眨眼的功夫就杀到了张凡身后不足五米处,抬手就是一记重拳杀了过来。

“这一拳要是打中……我可能会死!”

张凡脑海里蹦出一个骇人的念头,而身侧的小坤子似乎也意识到了这一点,竟举起刀试图帮他去挡住这一击。

“滚一边去,别瞎掺和。”

张凡皱眉脚尖一点,周坤面带惊愕,危急关头竟被张凡一脚扳倒在地,从而避开了薛轩的攻击角度。

“死。”

薛轩嘴角掀起邪气的狞笑,一记蕴含着狂暴真元力的重击结结实实砸在张凡胸口心脏地带,原本坚如磐石的胸骨瞬间凹陷了下去,心脏处被活活撕开一道狰狞的血口。

“我他娘的还没活够!”

张凡咬着牙凭借着最后一点意识,没有后退半步,突然双手一抬,双手食指一上一下并在一起,摆出一个奇特而玄奥的手势,低吼道:“涅槃——真龙!”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