顶点看书

繁体版 简体版
顶点看书 > 跌落暮色 > 第30章

第30章

我哥在医护室躺了两天,左手的小拇指和无名指缠上了厚厚的纱布。

宋弥章经过那次之后越来越没有限度,不仅每周会在洗澡的时候gān我,随时都可以把我拉到思过室或者澡堂满足他。

我的膝盖,脸,或者说整个身体,都和那里的地面有着极度亲密的关系。

不一定要性jiāo,也可能是被他的道具进进出出。

他手上没有度,我经常被比他的yīnjīng粗好几倍的震动棒gān到出血,疼得我面色惨白他也不会停。

或者有时候是为了单纯满足他的性癖,他有SM的癖好,经常把我打个半死。

有一次他喝多了,身上满是酒气,那天灌肠的时候我被他弄的肠穿孔,血流的像难产了一样,倒是省了润滑,疼得我以为我这辈子都走不了路了。

他会用项圈把我拴在栏杆上,一边用鞭子把我的屁股抽的深红发紫,一边对我说,“这么漂亮的屁股不打成这样可惜了。”

“你的屁眼长的也很好看,不贝糙也很可惜。”

后来gān脆每次性jiāo前都会把我打的一动也动不了,这样我就不会用力,不会因为太紧而夹疼他了。

像一个无比顺从的性爱娃娃。

还有一次他不知道怎么了,脸红的厉害,jīng神振奋,嘴里疯言疯语的,像失去了神志一样,那天他把我生生打到胃出血。

他有时候抽烟,会直接在我后腰烫出来个烟疤,享受我疼得叫出来的喊声,因为大多数时候我是忍着的,而且越来越能忍。

所以他也会嫌我不主动迎合他,给我吃一些药,然后把我大脑空白没办法控制自己的样子录下来,第二天放给我看,一边操我一边骂我骚的像一台叫chuáng机器。

他问我,是撅着屁股被男人打更骚还是敞着腿被男人gān更骚。

我坏掉了,真的。

第31章 哥哥不要我了

宋弥章料定了我没有再说出去的勇气了,的确,他猜对了。

他说,如果我不乖乖听话,就用刀划开我哥的身体,取出来一根肋骨。

我听到后很长一段时间觉得自己浑身肌肉无时不刻不在痉挛抽搐。

我赌不起,真的赌不起。

我哥再被那样折磨一次,我会疯掉的。

所以我经常被宋弥章弄的昏过去,一昏就可能是很久,醒来门也被锁了,晚上自然回不了宿舍。

我哥为此和教官起了不少冲突,被打的站都站不起来。

有一次训练的时候,宋弥章的狗又过来要把我带走,

“陆修漫,出列!”

我习惯了,刚要往出走,我哥突然挡在我身前,

“你们要带他去哪?”

“跟你有什么关系!我看你也是欠打!”说着几个教官就同时围过来,要把我拉走。

皮带甩在我哥脸上,身上,可他不知道犯了什么神经,硬是死死把我护在后面,不让他们把我带走。

“哥!没事的!你快让开!”我看着我哥身上原本还没好的伤口又添上狰狞的红痕,都快急哭了。

“哥你让开吧!求求你!”

我哥一下也没动过。

最后他们还是把我拉走了,我回头的时候,我哥一口血吐了出来。

我哥也会在看见我被宋弥章打的鼻青脸肿,胳膊上腿上都是伤的时候眼睛红的吓人,惹得我也心疼的不行。

我都不敢和我哥一起上厕所,害怕他看见我被宋弥章用尿道针刺激的只能耷拉着滴尿的性器。

我不知道那个时候我是怎么熬过来的,反正我知道,我要和我哥出去,我们终有一天会出去的。

但是有一件事,也许是应该的,但是我很难过很难过,难过的想要死掉。

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,可能是七月吧,也可能是六月底,我哥他……他对我不像以前一样了。

尽管他没有表现出来厌恶我,也没有彻底不理我,但是一个人不喜欢你的时候,你一定能感觉的到。

我哥不再总是看我了,也不会在我消失了的时候跟教官打架,甚至看见我伤的很重的时候只是瞥了一眼就走过去了。

连睡觉的时候都没有再转向我这边过,几乎天天都是平躺在chuáng上。

我原来是害怕我哥看我,我害怕他眼神里的坦dàng,将我的不堪一览无余,可我也渴望他的眼神。

我想,我哥可能是嫌我脏了,他也有理由嫌弃,他已经受够我了。

毕竟谁会喜欢一个被别人操了无数次的人呢。

甚至有一次宋弥章喝多了,动作很粗bào,把我的手绑在思过室的栏杆上,打得我浑身红肿破皮,透着青紫。

他脱了裤子,qiáng迫我跪下,从后面横冲直撞进来,凶狠的性器摩擦着我肠壁的软肉,不断侵犯着我身体里最深的地方,他抬手甩在我屁股上原本就青青紫紫的地方,又覆上一层薄红,我的呼吸声被他一下一下彻底撞碎。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