顶点看书

繁体版 简体版
顶点看书 > 臣服 > 第16章

第16章

“哦?”楚煊挑眉看他,“许少觉得是画更美,还是举牌的感觉更美?”他就像一条覆着斑纹的蛇懒洋洋潜伏在草丛里,那尖利的毒牙却会让人一不留心就丢了性命。

许晔沉默地站在原地,手心里全是汗。

宋华年见状想要出来打圆场:“三少……”

“开个玩笑嘛,活跃一下气氛。”楚煊截断了他的话,一双桃花眼笑意吟吟,“生活中总是充满了惊喜,难得遇见一位和我竞价的慈善家先生,真想和他一起喝点酒说说话。宋叔不会不给我这个机会吧?”

宋华年眉心一跳,心里暗叫不好,脸上却还是笑着,说:“怎么会?不过这孩子酒量很差,也不太会说话,万一有什么得罪的地方,还望三少看在老宋的面子上,不要介意。”

楚煊笑道:“宋叔言重了。”

宋华年起身拍了拍许晔的肩膀,笑说了一句“你们聊”便离开了。许晔独自站在这个戾气bī人的套房里,手脚发凉。

“坐吧。”楚煊斜靠在沙发扶手上,用一只胳膊撑着脑袋。

许晔依言坐下,只听对方慢悠悠地说:“我这个人吧,其实挺大方的。”说着他勾了勾手指,一名黑衣男取来一个透明冰裂纹的敞口花瓶放在他面前,然后飞快地打开桌上的所有酒瓶,有许多不同种类的红酒,还有一些诸如伏特加、白兰地之类的洋酒。

楚煊随手拿了两瓶,同时倒出一些在花瓶里,又换了两瓶倒一些,再换……直到将那只花瓶装满。然后冲许晔笑道:“招待客人,我一向都用好酒。”

黑衣男将花瓶放在许晔面前。

灯光下,瓶子里的液体泛着浑浊的颜色,想也知道如此之多的酒混在一起绝不会有什么好滋味,况且这只瓶子的容积超过三升,一口气喝这么多酒下去……

许晔目光晃了晃,苦笑了一下。这下是要进医院躺一阵了。他伸手将那只花瓶捧到面前,问:“如果我喝完这些酒,今日拍卖上的事,三少可否既往不咎?”

“这是在和我谈条件?”楚煊目光里闪过一丝冷芒,“我劝你最好乖乖喝完它,要知道,我用这么友好的态度请人喝酒可不多见,而且我的耐心很有限。”

无路可退。

许晔沉默片刻,闭起眼睛将那瓶子里的液体朝自己嘴巴里灌了下去。冰凉的液体顺着食道流下在胃里翻滚,酒jīng快速地窜入四肢百骸点燃了整个身体的热度。被迫反复吞咽的喉咙也有了火烧一般的感觉,他呛得弓着腰咳嗽不停,晕眩接踵而来,侵占着他的大脑。

可那酒才喝了不到三分之一。

许晔qiáng撑着又喝了一些,汹涌的酒jīng冲击着意识,他几乎抱不稳那只瓶子。不断泛起的不适感让他再难以下咽,呼吸灼热而急促。

“喝不下去了?”楚煊抱臂饶有兴致地看着他,抬抬手道,“你们几个去帮帮他。”

两个黑衣男上前将许晔按在沙发上,另一个捧起花瓶凑到他嘴边。

就在这时,门口响起了黑子的声音:“二少爷!”

一个冰冷而又低沉的声音喝道:“滚开!”

接着“砰”的一声,门被踹开了。

许晔感觉到qiáng捏着他下巴的手松开了,一直不停灌下来的酒终于从上方移开,他开始剧烈的咳嗽。

屋子里似乎有人在说着什么,却一句也听不清。只有自己心脏加快了频率跳动着的声音,像是要蹦出胸腔。他失力地委顿在沙发上艰难喘息,视线模糊成了朦胧的色块,世界像是一个巨大的万花筒,疯狂地旋转。

有人将他横抱了起来。许晔手脚无力的挣了几下,却在陷入怀抱的时候平静了下来。

若有似无的一丝意识在旋晕和窒闷里维系着最后的感知。

那种似曾相识的淡香,还有怀抱里传来的温暖是他所熟悉的,可以让他依赖和心安的东西。他像一只受伤的小shòu,闭着眼睛靠在那个坚实的胸膛上,模模糊糊地低

臣服[bdsm] 14

醒过来的时候,许晔觉得自己像是死过一回。

“醒了?”“你觉得怎么样?有没有哪儿不舒服?”许霆和周佳难得都在,一边一个地发问。

许晔过了片刻才反应过来自己是在医院里。透明的液体从手背进入身体,整只手都是冷的。他动了动唇,却只发出一个暗哑的声音,喉咙沙沙的,伴有刺痛感。应该是洗胃留下的反应。

好歹命是保住了。许晔苦笑,哑着嗓子问:“几点了?”

“三点多了。”周佳伸手拂了拂他额上的发,说,“终于醒了,你可吓死我了。”

已经是凌晨三点,他居然昏过去了这么久。头很重,四肢无力。记忆里的大段空白让他很难拼凑出后来发生的一切。他稍稍侧脸转向许霆,叫了一声:“爸。”

“我知道你想问什么。先睡一下,等你jīng神好些再说。”许霆给他把毯子拉了拉。许晔实在jīng力不济,阖上眼睛睡了过去。

再醒过来的时候天已大亮,日光被白色的窗纱阻隔,柔和了许多。有清新的微风chuī进来,冲淡了消毒水的气味。

看见坐在自己身边的人,许晔的脑袋短路了几秒。

楚三少百无聊赖地坐在椅子上摆弄手机,看见他醒了,目光也停顿了一下,勾唇道:“哟,醒了啊。”

昨晚的记忆涌上心头,许晔一僵,扫了一眼墙上的紧急按钮。

“别紧张,我不会对你做什么。”楚煊将病chuáng的靠背升高,让许晔从平躺转为靠坐着。然后起身倒了一杯水递到他嘴边,眯着眼柔声道,“来,张嘴。”

这哄孩子一般的态度让许晔毛骨悚然,他紧张地看着对方,一动不动。

这样的僵持持续了一会儿,许晔伸手抓住了那只杯子。

“啧,只听他的么?”楚煊自言自语地说了一句,随即松了手,由他将杯子接过去。

许晔不知道他是什么意思,但他知道即便这杯子装的里是毒药,如果楚煊要让他喝,他也只有喝,况且口gān舌燥的感觉确实难过,他索性将一杯喝gān了。

“再来一杯?”

“不用麻烦了。”许晔将杯子放在一边。

楚煊笑吟吟地看着他:“不必客气,今儿我可以让你麻烦一整天。”

许晔心头一惊,却又无法从那张脸上看出任何端倪。只好在心里揣测着他的意思。

楚煊见他这副表情,想了想自己刚才说的话,悠然道:“不是我要找你麻烦,是让你找我麻烦。今儿你可以拿我当佣人用,随意使唤。”说完从柜子上取过一只红得透亮的苹果,轻巧地削起皮来,削好之后放在他手里,“吃吧。”

许晔压力山大,不知所措地看着他问:“三少这是要玩什么?”

楚煊用纸巾擦擦手,一脸无辜地说:“我在很认真的赔罪啊。”

把人弄进医院,然后又忽然冒出来赔罪。这是什么逻辑?许晔哭笑不得:“赔罪就不必了,我受不起。只求三少对昨天的事高抬贵手……”

“你当然受不起。”楚煊似笑非笑的看着他,声音里有着淡淡的嘲弄,“别误会,我所要赔罪的对象并不是你。”他将许晔的错愕看在眼里,唇角的笑意更深,“不小心搞坏了人家的玩具,总要态度诚恳的表示一下歉意。至少要花点心思把玩具修好,你说是不是?”上扬的尾音带着几分暧昧,消散在空气里。

许晔蜷起冰凉的手指,直视他说:“我不懂你的意思。”

“不需要懂。”楚煊抱臂靠在椅背上,“你只需要乖乖躺着养好身体,我就可以jiāo差了,玩具先生。”

这样露骨的言辞让许晔觉得屈rǔ,而那话语里的意思却再明白不过。当他咬牙问出那句“向谁jiāo差”的时候,病房的门开了。

楚煊回身看了一眼,立即站了起来,唤道:“二哥。”

拼接黑色领口的浅灰西装,白色衬衫,修长的腿将沉闷的西裤穿得很好看。许晔的视线停在那人的脸上,再移不开。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