顶点看书

繁体版 简体版
顶点看书 > 臣服 > 第3章

第3章

不知为什么,许晔有些紧张。明明这人什么也没说,什么也没做,仅凭视线就打乱了他呼吸的节奏。那是一种压迫感,无形的让人感受到危险的气息。

“你所谓的人选,是指我?”男人收回视线,对Marvin开口,“我什么时候说过需要你来做介绍的?”他的声音低沉而醇厚,像是埋了许久的酒,打开时满室留香。

许晔拧了眉。他们这样的反应让他觉得自己像是件商品,由着他们翻看和挑选,这样的感觉有些屈rǔ,于是他也开口了:“我跟他过来只是因为好奇。如你们所见我只是个新人,刚踏入这个圈子,没有任何经验,也不懂你们之间的关系。我所想要的不过是找个能让我满意的伴儿,所以可否麻烦各位别拿我寻开心了呢?”说完他便要走,听见身后传来那个好听的声音。

“你觉得我们的哪一句话冒犯了你呢?”他语速很慢,每一个字都很清晰。

许晔怔了怔。他回顾了一遍刚才的对话,似乎没有哪一句针对他,然而他就是不喜欢这样的感觉,这种感觉让他觉得不愉快。

“还是说,你的自卑影响了你的心情,却要怪在别人头上?”依旧是云淡风轻的口气,带着面具的男人放下了手中的酒杯,站了起来。

被人这样指责的时候,谁的脸色都不会好看。许晔垂着的手不觉在身侧握成了拳,当男人走到他面前的时候,他全身的肌肉都紧绷了起来。面具男比他高一些,大约有一米八五。他的视线从上而下的时候,压迫感陡然增升。

“我今天情绪很糟,抱歉。”许晔有些后悔自己的冲动,他不想在第一次来这儿就给自己惹麻烦,而且他明白那人说的是事实。他一直对自己怀有一种自卑,所以他对于别人的态度有时会过于敏感。

“所以你想逃了,逃到某个角落里幻想着能遇见一个改变你的人出现。”男人用了肯定的语气来说这句话,然后将许晔瞬间的错愕尽收眼底。他笑了,有一丝的嘲讽,“你想要得到一个让你满意的dom,那你觉得自己能不能成为让对方满意的sub?”

许晔将拳捏的紧紧的,指甲几乎要刺破掌心。他有些愤怒地抬眼直视那人:“我当然能。”

男人没有说话,四周似乎都沉默了下来。

那些紧张感再度活了过来,像是蚂蚁在许晔身上一边爬一边啃,让他恨不得金蝉脱壳马上跑掉。

“你的名字?”长久的沉默之后,男人开口。

许晔一惊,望着他,心中兀自犹豫。一旁的Marvin倒是笑了:“我劝你不要放弃这种机会,他问别人名字的时候并不多。”

“不想告诉我,是么?”面具后的眸子黑的仿佛深沉的夜色。

“许晔。”他终于还是说了出来。

“你再犹豫一会儿,我的耐心就用完了。”男人将手插在裤袋里,转身走出几步,顿了顿说:“跟我来。”

许晔选择了跟从,随着他来到电梯前。“我好像没有使用权限。”他记得兔子和他说过的话。

“我有就可以了。”男人手中的电子卡和他的不太一样,是纯黑色的。

他们抵达了四楼。那是兔子没有带他去过的区域,甚至提都没有提到。

“这些是客房?”许晔有些好奇地看着长长走廊两侧那些整齐排布的门。房间不算多,门上都没有号牌,只有一些大写的英文字母。他看见了M,还有K。

男人并没有回答,他在有着花体Y字的门前停住,然后刷卡打开了它。

第一眼看过去,许晔觉得这不过是一个稍大一些的普通五星级套房,就像他住过的那一堆酒店套房一样无趣。而当灯被全部点亮的时候,他彻底怔住了。

房间里面,落地玻璃隔挡出来的一大块空间里,四周的架子上放置着各种各样的刑具和情趣用品。顶上垂着铁链和镣铐,角落里安放着行刑架和按摩台。地上则是厚实的白色羊绒地毯。这是个功能齐全的调教室。

面具男率先走了进去,慢慢的调节着灯光。等灯光聚拢在场地的中间时,他语气平缓地开口:“过来。”

许晔久久没动。这些东西让他想要逃跑,却又在心底期待着一份刺激。那些皮鞭落在身上的感觉,那些疼痛的让人煎熬的感觉……像是一种诱惑。他无法分辨到底是害怕多一些还是渴望多一些,所以留在原地挣扎。

男人并没有催促,只安静地看着他。

最终他还是走了过去,站到了灯光之下,提出了他的第一个问题。“可以告诉我你的名字么?”

显然,他是在寻求一份安全感。

陌生的地方,陌生的器具,陌生的男人,都让他感觉到危险,但他又无法说服自己远离这种危险,渴求着一种可以改变他的东西,所以他想要知道一些有用的信息。

可惜对方直言拒绝。

“我不想告诉你一个假名。如果等会儿我拒绝你,你无须知道我的名字。如果我接受你,我会让你用比名字更合适的称呼来叫我。当我觉的必要的时候,我会告诉你我的真名。”男人的声音低沉而动听,“这是我的私人区域,没有我的许可任何人都不能进来,你在这儿很安全。这里没有摄像头,你的一切行为都不会被别人窥视,所以我要求你在这儿向我展示你作为sub的品质。我会有三个命令,你需要服从,我会根据你的态度来决定我的取舍。如果我同意接受你作为我的sub,我同样会向你展示我作为dom的能力。”他抱臂靠在墙上,好整以暇地看着面前的人,发出了第一个命令,“首先,把衣服脱掉,全部。”

许晔与他对视片刻,低头动手。先是薄西装,再是衬衫,然后是长裤,一件一件的落在地上,袒露出他的身体曲线。这整个过程,男人的视线一直没有离开过他。许晔觉得自己身上逐渐热了起来,或许是因为那道视线,又或许是因为头顶的灯光。到内裤的时候,他动作顿了顿,又抬头去看那人,碰上他无可捉摸的目光,脸上一红,索性一口气将自己扒光。

男人看了看表,笑道:“很差的成绩。”

许晔耳根泛红,脊背绷得很紧。他是第一次被人用这样的方式命令,从前他玩的那些SM并没有这种被奴役的成分,只是单纯肉体上的鞭挞。

“跪下,把手背到身后去。”很悠然的语气,像是在谈论天气不错。

听到这个命令的时候许晔懵了一下,动了动唇却又什么都没说。当他浑身僵硬地将膝盖触到地毯的刹那,死死咬住了下唇。

“虽然这个跪姿很难看,不过你犹豫的时间缩短了,值得鼓励。”男人似乎并不急着下第三个命令,而是从架子上取了一副深棕色的羊皮手套戴上,然后用软皮手铐将许晔的手缚在身后。抽出一支盛装舞步马鞭,走到他身边,用鞭拍将他的下巴挑了起来,让他直视自己。“觉得屈rǔ?”

此刻的许晔像只鼓起来的河豚,眼里都是不甘和愤怒,却又有一点无助和恐慌。

“如果你用这样的态度来对待这种关系,任何一个dom都不能让你满意。你并不心甘情愿成为一个sub,所以你无法体会到sub的所能获得的快乐。”男人居高临下的看着他,“这样的关系其实很像是一种角色扮演,又或者你可以把它理解成为一种双人游戏。我和你在人格上是对等的,但在这里,进入角色之后,我是支配者,你对我臣服。我给予你命令,处理和使用你的身体,并在其中获得快乐。你在我的支配下,在绝对的服从中获得快乐。在这个过程里,双方都应该是愉悦的,而不只是一方的凌nüè和一方的屈rǔ。如果你不愿意,我没有理由qiáng求你作任何事,同样这个游戏便不需要开始。明白吗?”

许晔眼里涌起一阵迷惘:“我不确定我要的是不是这个……我只是……”

“你不确定什么?不确定自己是不是sub?” 男人手中的马鞭从他的下巴沿喉结而下,轻巧地蹭过他的前胸,前端的鞭拍停在他的胸口的rǔ头上缓慢摩擦。这个过程让许晔一阵颤栗,动了动身子,另一侧的rǔ头忽然被jīng准地击打了一下。如此敏感的地方让他“啊”地轻叫了一声。刺痛的感觉迅速消退,转眼间两边的蓓蕾都已挺立了起来,偏红的色彩被灯光染上柔软的暖光。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