顶点看书

繁体版 简体版
顶点看书 > 先锋 > 第3137章 典故谜底

第3137章 典故谜底

白钰理解吴晓台迫切心情。

作为申委副书计工作方面难有亮点,除非象詹小天特意空降到地方镀金;吴晓台主要精力就必须放到兼任的正法委书计岗位,争取干出点成绩以争取主动。但前提就是,正法委牵头协调的这些头头脑脑要听话,服从全局一盘棋下的指挥调度,那样才能做成大文章。

吴晓台想拿出实实在在的成绩打京都某些人的脸:不是说我碌碌无为吗?请睁大眼睛看清楚!

吴晓台准备放什么大招,白钰并无兴趣打听,但推荐赵天戈是酝酿已久的事。

赵天戈从上电市.委常.委、市纪.委书计提拔为省城常务副诗长后,虽说仕途迈出最关键半步,但说实在的,长期在司法条线工作养成的思维定式以及缺乏经济事务等方面实践,处理起来磕磕碰碰步履维艰,特别很多时候领导、同事们都觉得是常识性的东西而他茫然之际,简直有种绝望的恐慌。至于甸西、上电被白钰玩出花来的金融领域,抓了多年经济工作的领导们都视为雷区,赵天戈每每接触类似议题总会心惊肉跳,唯恐被埋入大坑。

通过加倍努力和玩命拼搏之下好歹没闹笑话,也没出岔子,不过赵天戈内心觉得很累,也自觉接手常务副诗长以来工作没亮点、没特色、没高速发展的抓手,数次打电话给白钰讨教之余,也隐隐透露想重回老本行的念头。

白钰真切意识到一点:适合自己的才是最好的,但也蛮为难。

在江珞斌面前说话与缪文军不同,把握不好分寸他能直接怼回来:当初你说小赵想华丽转岗,现在又华丽滚蛋,象话么?给我安心呆着,不准滚来滚去!

也曾想过设法运作到暨南,然而首先詹小天那关过不去;鲁啸路不会反对但也不可能支持;谭规作为本土系干部,肯定也不希望公.安系统要害领导岗位花落外省之手。

因此只一闪念也就过去了。

如今吴晓台出面又大不相同,首先在京都、申委主要领导眼里小换界此人受了委屈,为了工作适当提点要求无可厚非;其次去年爆发多次群体事件,俞晨杰主持的打击飞车党、白钰主持的打击涉黑势力,海啸酒吧事件,以及围绕城中村屡禁不止治安事件等,显示出勋城乃至暨南公.安系统到了非花大力气整治不可的地步;最后也是吴晓台最胸有成竹的一点,直到去年勋城才在全省率先实现公.安局长由异地干部担任的突破,而内地早已全面铺开数十年!

况且吴晓台的人脉不是盖的,在副.省.部级及以下想达到目的,只要下定决心花大力气进行公关与运作估计不是问题。

打电话跟赵天戈一说,他乐得合不拢嘴,简直瞌睡时天上掉枕头啊,运气太好了!这事儿请白哥盯着,等我到了勋城一起喝大酒!

突然间,脑子里闪过数年前范晓灵见面时说的一段话:

“鸟同翼者而聚居,兽同足者而俱行;及之睾黍梁父之阴,则郄车而载耳;求柴葫、桔梗于沮泽则累世不得一焉!谨记此言。”

这是战国时期大思想家、在齐国官至正卿大夫淳于髡,在向国君推荐人才时讲的一段话,见诸于《战国策.齐策》,后人提炼出八字精华即物以类聚,人以群分。

除此之外淳于髡还有不少精辟的言论,如“不鸣则己一鸣惊人”、“酒极则乱乐极生悲”;他还与亚圣孟子为“男女授受不亲”话题辩论过,他诘问说如果你老婆也就是我的嫂子溺水了,但是男女授受不亲啊,我到底救不救?逼得孟子不得不承认“嫂溺,援之以手乃权宜之计”。

齐宣王求天下贤才,淳于髡一口气推荐了7位。欣喜之余齐宣王有点怀疑,说按你推荐的数量好像天底下遍布贤才,是不是有点多了?

淳于髡便说出“物以类聚,人以群分”为核心那番话,意思是我淳于髡向来与贤才为伍,因此才能认识这么多贤才。

但范晓灵故意把“及之睾黍梁父之阴,则郄车而载耳;求柴葫、桔梗于沮泽则累世不得一焉”两句故意颠倒过来,又省略了后面一句“夫物各有畴,今髡,贤者之畴也,王求士于髡,譬若挹水于河,而取火于燧也”,到底要叮嘱什么呢?

一直以来白钰用心揣摩都不得其解,刚才先后与吴晓台、赵天戈通电话,陡地一道闪电刺破长空,霎时间悟出范晓灵指点的良苦用心!

实际上踏入仕途以来白钰内心深处有两道红线,一是坚决回避直接插手商业运作的白手套陷阱,方晟从正期间始终被骆老、詹家等保守系揪着不放也就这一点,诚然它能在某些阶段和时期辅助自己超常表现如俞晨杰在晋北,但资本反噬之力更为恐怖。

二是尽可能避免利用家族势力或小团体抱团作战,防止重蹈“黄海系、方晟系”的陷阱,集体的力量很厉害,昔日范晓灵、明月等黄海系在碧海论战组团发起攻击后,第一时间所有人档案资料便摆到桑首长案头,作为京都大领导,对新生正治力量或势力尤为警惕。

白钰这样小心翼翼如履薄冰的表现自然落在范晓灵眼里,故而那天见面时含蓄地做了指点,意思是什么呢?

她把两句话颠倒过来,因果关系也就变成:我能够一口气向国君推荐7位贤才,因为我本身就是贤才;我为何敢于坦诚我广结贤才,因为我所做的一切都为了国家利益!

再回想自己被国.安带走后,老黄海们分工协作、奔走于京都各个要害予以全面反击,事后为何没半句闲言蜚语?

关键在于他们在做一件公认的正确的事!

为什么不能为国家利益团结到一起?沿海系、黄海系、方晟系固然自成体系,但大方向为了国家和民族繁荣富强,为了共同目标而共同抵御顽固落后的保守势力,有何不可?

因此范晓灵在暗示白钰,到了一定级别和地位时必须不畏流言,有效组.织构建起真正属于自己的班底!

白钰从苠原乡副科职做起直到上电诗长,期间用心栽培提携了一大批能征善战的干部,以至于给江珞斌递纸条时都有点不好意思,感觉“嫡系人马”是不是太多了。

与方晟的感悟相同,唯有在基层共患难同打拼,才能清晰认识一个人,也才能建立起真正的信任与友谊。反之空降到湎泷,再到勋城,落地便是高高在上的大领导,很难接触了解真实情况,数来数去大概只有梅芳容其实也是她本身就具备成功特质,换别的伯乐照常赏识重用。

通榆精英汇聚,要想厮杀出线也很困难,因为江珞斌心里有杆秤。不错白钰推荐的干部都非常优秀,可别的干部统统不行吗?人家也在努力。江珞斌既要注意平衡派系力量,还要适当激励广大基层干部,并不是非白钰推荐的不可。所以齐晓晓避开尹冬梅远走上高,反过来讲也是步好棋,每每与尹冬梅相比齐晓晓总落在下风,然而与其他女干部相比,齐晓晓又具备相当的竞争优势。

退一步海阔天空。

因此从吴晓台、赵天戈联想到范晓灵,悟出想了数年的典故谜底,也提醒白钰真正到了图谋高远、统筹大局的时候,过去积攒的、打造的、栽培的贤才都该发挥作用了!

白钰翻开一本本泛黄的笔记,脑海里跳出一个个鲜活生动的形象,尹冬梅、齐晓晓不用提了,在他眼里简直通透!

除了赵天戈、常兴邦、马昊,还有哪些呢?其实真是一长串名单:

上电诗长夏艳阳,虽是弟媳妇却是自己的亲信心腹,就这个理儿,于煜不服还不行;

町水市.委书计秦思嘉,永远的红酒之约,不喝比喝更好;

此外还有史安行、张培、俞嘉嘉、韦昕宇、柴君、付若廷、陈爱郴、叶德宇、金秋……基本上正处起点,大部分官至厅级,都在各自领导岗位发光发热、施展自己的才华。

白钰陷入深深沉思,然后站到地图边,目光越过暨南透向纵深的上高,沿海的双江,再往京都方向的冀北等地……

“砰”,门被推开,周沐旋风般冲进来!

“哎哟……”

白钰皱眉准备批评其不敲门的坏习惯,周沐却劈头问道:“为啥强令七星热电厂停工?它可列入市里一季度十大项目!”

“谁列的,你,还是哪位副诗长?”白钰反问道。

“不管是谁总之已在诗长办公会上通过!”周沐道,“你知道它投资额多少?能解决多少就业?拉动多少消费?对玉江中下游六个工业园用电用气的帮助有多大?”

等她连珠炮地说完,白钰道:“就这些?你是实地勘探后得出的结论,还是哪位讲给你听的?”

“有什么区别?!”周沐怒道。

白钰肃容道:“区别很大,周沐同志!俗话说耳听为虚眼见为实,此其一;其二讲故事的人必定想推进项目进度,所以专门挑你感兴趣的、喜欢听的,若到现场走一走看一看,你会有完全不同的体验。”

周沐道:“我只知道数据不会骗人,投资额、就业人数、供电供气量等不可能信口胡诌吧?”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